<noframes id="qbbjd"><delec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delect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rt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delect id="qbbjd"></delect></rt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delect id="qbbjd"></delect></rt></rt><delect id="qbbjd"></delect><rt id="qbbjd"></rt> 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delect id="qbbjd"></delect></rt> <delect id="qbbjd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qbbjd"><delect id="qbbjd"><bdo id="qbbjd"></bdo></delec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noframes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rt id="qbbjd"><rt id="qbbjd"></rt></rt>
移民美國當&quot;趙本山&quot; 中國博士脫口秀逗翻老美
發表時間: 2009-06-25來源:
 



    黃西在表演

 

    近日,作為美國深夜節目收視率冠軍的“大衛·萊特曼秀”,破天荒首次邀請中國口音極重的華人黃西(JoeWong)亮相,用英語講美式笑話,近6分鐘的演出讓全場笑翻。觀眾們鼓掌與發笑的時間遠遠超過了他開口說話的時間,他在YouTube上的表演片段已經吸引了超過35萬人次觀看。黃西一炮而紅。

    “我是博士”——白天制藥 晚上搞笑

    “黃西,黃瓜的黃,西瓜的西!”黃西調侃地向記者介紹著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今年39歲的黃西出生在中國東北,畢業于中國吉林大學,主修化學。他1994年赴美之前在中國科學院攻讀碩士,1999年獲得美國得克薩斯州萊斯大學生化博士學位,目前在馬薩諸塞州波士頓一家制藥公司工作。“我在上大學時就喜歡寫笑話和講笑話。”到美國攻讀博士之后,強烈的文化沖突、作為新移民的尷尬,使得向來喜歡笑話的黃西產生了許多好玩的段子。

    他利用休息時間給校報寫一些小文章,班上的美國同學看了大贊“很有意思”。后來,他的教授送給黃西一本有關美國“單口相聲(stand up com-edy)”的書,給了他很大的啟發。

    黃西平時在公司其實是個很嚴肅的人,有時跟同事講個笑話,大家甚至反應不過來他是在講笑話,這讓黃西哭笑不得。堅信自己具備搞笑天分的黃西做出重大決定:把這些笑話帶到舞臺上,表演給更多的人看。

    于是,白天他是生化博士,在實驗室研究制藥;到晚上就搖身一變,成了搞笑演員,穿梭在新英格蘭地區的劇場、俱樂部和大學禮堂,上臺講笑話。

  初次上臺 包袱不響

    2002年,黃西第一次登臺,卻遭遇了“包袱不響”的尷尬場面。“最開始表演時,我講了5分鐘,臺下愣是一點反應也沒有!”這次冷場讓黃西不免有些沮喪,但他沒有放棄,回家繼續鉆研,仔細思考到底什么題材的笑話、怎么講才能把觀眾逗笑。每每新笑話出爐時,當會計師的太太金妍便會當他的第一個聽眾。

    通過不斷的磨練,他的移民題材笑話配上貨真價實的外國口音,終于打入了2003年波士頓國際喜劇節的決賽。但在之后的兩年,他“一直做得不是很好,比較艱苦”。

    2005年,專門幫“大衛·萊特曼秀”發掘人才的布瑞爾在波士頓看了黃西的表演,覺得他頗具潛質。布瑞爾說,憑他多年的經驗,他相信黃西終究會大紅大紫。

    在觀察了3年后,2008年,布瑞爾再到波士頓看黃西表演,覺得時機成熟,讓黃西為該節目試鏡。

    結果,黃西終于登上了被稱為“美國所有搞笑藝人的最高夢想之一”的“大衛·萊特曼秀”舞臺,成為上這個節目的第一位華人。主持人萊特曼非常欣賞這段演出,拉著黃西的手說:“你是個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做移民的代言人”

    有人指責黃西用自己的移民身份當笑料,是想迎合白人對亞裔移民的偏見。

    黃西說,在美國,基本上每個比較成熟的民族都可以拿自己開玩笑,愛爾蘭人、波蘭人、黑人等都有屬于自己的玩笑,但是亞洲人的笑話就很少。“不敢拿自己開玩笑的話就沒有資格拿其他人開玩笑,自嘲需要勇氣。”

    他希望能以第一代移民的身份說故事。“移民在社會中是無聲的一群,移民社會中有許多有意思的事,也有許多被歧視與掙扎的事,因為語言與文化的障礙,自己表達不出來,又沒有人幫忙表達。我愿意做個移民的代言人,說出移民樂觀、奮斗、堅強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現在,黃西每周有兩到四天的晚上都要去演出,主要在紐約州、加州、得克薩斯州等波士頓周圍五六個州的“相聲俱樂部”,觀眾以白人為主。晚上的演出一般要近11點才能結束,白天還要上班,雖然感覺很辛苦,但黃西說:“誰讓自己對表演這么感興趣呢!”隨著黃西的走紅,不少在美國的華人也對黃西的表演感興趣,等著看黃西的專場表演。    

    黃西說,有了些名氣后,表演收入比以前好多了,并且有了自己的經紀人,但是他沒有透露演出一場的具體收入。“幾百到幾千美元不等吧!”他籠統地說,單靠講笑話還不足以維持生計。“只有很有名氣才能以搞笑為生”。黃西說,他會考慮將來改行當專職喜劇演員,“目前這只是副業,在確定走這條路能夠帶來充足收入之前,我還是要努力上班。” 

    有網友把黃西稱為“美國版小沈陽”。黃西說:“其實我們的表演風格一點也不一樣,小沈陽的東西很快就能讓大家發笑,而我的笑話則相對含蓄一點,需要咂摸,也能讓人回味。有一位紐約大學的教授給我發郵件說,他看了5遍我在“大衛·萊特曼秀”上的表演,每看一遍都能琢磨一下,有新的發笑感覺。”

    黃西經典段子摘錄

    ★開場白:“大家好,我是愛爾蘭人。”

    解說:由于亞裔面孔的搞笑藝人非常少見,這樣一登場的自我調侃往往引發爆笑。

    ★我曾經很努力地想成為美國公民,為此我不得不去上美國歷史課。課堂上他們問我,本杰明·富蘭克林是誰?呃,我就說,這就是我們便利店被搶的原因?

    解說:100美元上印有美國前總統本杰明·富蘭克林的頭像。

    ★我是個移民,曾經開著一輛貼了很多貼紙撕都撕不下來的二手車。其中一張貼紙寫的是:“如果你不會說英語,滾回家吧!”我兩年以后才知道寫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★我出過一次車禍,20輛車連環相撞,我排在最后一個。我幾乎不知道自己出了車禍,我是聽車里的電臺廣播才知道的,廣播里說:“剛剛發生了一起車禍,包括19輛車!”我心想:“我是不是太遲啦?”

    在美國,喜劇演員能夠上“大衛·萊特曼秀”節目,就像電影演員得奧斯卡一樣。
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欧洲熟妇精品色在线视频